论感同身受

论感同身受

人永远也不可能感同身受。

最近新搬进来的合租舍友一直被琐事困扰。先是衣柜少挂件投诉管家补了一个;然后由于另一舍友作息不规律影响她休息,投诉人家没按流程入住和人数超限;前几天又说楼上开空调吵得她无法入睡,找楼上和自如申请报修,现在还没解决,计划不行申请换房;今天又和我协商我早上起太早声音有点大建议我调整作息。

我全程旁观了整件过程,除了第一个是她自己房间的事,其他我均有不同程度涉及。对于另一舍友作息,我也有被吵醒过,会和舍友商量让他注意一点,毕竟同一屋檐下,互相理解;至于空调,我觉得还能接受,毕竟热天开空调也正常,实在觉得吵就自己把窗关了。

引发我思考的是,到底哪种处理方式好?是我不懂得争取自己的利益,可以无底线忍受?还是说她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,不惜动员或麻烦他人?

给我的思考有两点:一是有一些是属于自己的空间和利益还是要维护和坚守。就像最近听武志红自我的诞生,有了边界意识,才能更加自立和受人尊重,一味的忍让不但自己一直不舒服,别人也觉得理所当然。二是具体做事上要讲究平衡。比如事先充分沟通而不是直接绕过当事人,遇事不卑不亢,然后有些恶劣环境增强自己的适应能力。

说到增强适应能力,是我在这个事情里不太理解她的一点:如果改变外界需要那么大的阻力,为何不尝试改变自己来适应环境,比如提高自己的抗噪音能力。

看她因合租引起这么多麻烦,我开玩笑说:建议你以后找房子按这个标准,一室一厅的,无噪音污染,顶楼或独栋,朝南大阳台,带窗的厕所,等等。

她回复说这种是有,但费用高。可能看出来我有点嗝应她,她道了一部分她的原委。

大意是她这么做就是想睡个好觉而已。她说,这些年在外面奔波,吃遍了各种苦;工作学习的烦恼就很多了,回家以后还要为这种琐事烦恼,还解决不了;说今早上班就联系了楼上女生,空调师傅,房屋结构师傅,管家,打算下班后解决空调噪音的事;可能我不是她,不会感同身受,也理解不了。

我想了想,好像是这样,当我们judge别人的行为前,永远要提醒自己,我们是不同的个体,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缘由,虽然没有如他本人所感同身受,但可以试着站在对方角度去理解体会。

这样,或许就没有那么多冲突了。前提是,大家都互相这么理解。

不求别人做到,先做好自己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