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-05-24二宝夜哭风波

小原子夜哭风波

这一两周小原子夜哭得厉害,弄得我们有些束手无策。

带过娃的都知道,婴儿夜里哭闹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小原子第一个月是一晚哭醒两次,二三月的时候晚上开始只醒一次,喂一次能坚持6、7个小时到早上。

从第四月开始,突然变成睡2个多小时就醒来,持续地哭闹,揉肚子、空调降温、抱起走动等等都试了,却怎么都不消停,给他塞安抚奶嘴,刚躺下又听他吐掉奶嘴开始叫了。能持续2-3个小时,待到点喂完奶,他还能哼哧哼哧个把小时才悠悠睡去,然后2-3小时天亮时又醒来了。白天睡眠时间也不见增加。

这样一晚两晚还能接受,连续这么几天,把整天带他的花花整得要崩溃了。

之前花花体谅我工作日上班,我们的分工是我带橙子睡,她带小原子睡卧室,妈妈负责一日三餐,爸爸上班和采购,整体运转还算顺利。

可这一两周开始,我要么是被小原子的哭声唤醒,要么是花花的摔门声或者无奈的吼叫声“你到底要怎样嘛”。

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赶紧起来帮忙,可有时候我的做法却让花花更为生气。

不得不承认,花花在哺育孩子上是事无巨细,全权承担了二宝的抚养重担、所有的家务活、还要负责大宝的接送和陪伴,承受了很多的艰难困苦。

但在哺育方法上,我们存在一些小分歧。她提倡按规矩定期定量,而我更倾向于实时满足。比如她坚持拔奶而不是乳头喂养,每次喂养150ml左右,间隔4-5个小时,晚上要让二宝养成睡眠的习惯,不能过度安抚。

她很难听进我的意见建议,我也理解她哺育已经耗费了她全部精力了,不能要求更多。所以我一般都会依着她,但有时候我也会坚持,特别是当我觉得这么做应该对二宝更好时。于是不可避免地,周一凌晨我们爆发了一次争吵。

那晚晚一点,我又在小原子的哭声中醒来,赶忙从橙子房间来到主卧,小原子在小床上哭得手舞足蹈,时不时抓耳挠腮,而花花因为已经安抚过好几次发现没有效果,在床上生着闷气。

我搬了个小椅子坐在小原子小床边,因为他长了湿疹,估计他脑袋痒给他摸头哄他睡觉,可没什么用。刚准备抱起,花花在旁边说别抱起来让他睡,刚开了空调等下温度低了就好了。我就继续抚摸了一刻钟,赶紧小原子没有消停的迹象。我说是不是可能饿了,花花说才不到4个小时,要2点半才能喂。期间她也过来安抚了几轮。

我看还是没效果,心里也有些生气,没管花花的叮嘱,也懒得解释,直接去冰箱拿奶来热了,等热完我又把小原子抱到床上,边抓着他的手边安抚他,到了3点多,他总算是睡着了。

花花看我这一波操作,气得跑去沙发上睡了。

白天上班空闲时,我静下心来回想前一天的行为,在网上搜索相关资料,并请教了同样有两胎的同学朋友后,对现在的处境和接下来的行动有了大概的思路。

首先,小原子这样的表现是正常的。他来到了专家们所说的睡眠倒退期,婴儿在4个月左右,大脑的发展进一步变得成熟了,开始向大人的模式发展,容易惊醒,而醒来后又困又无法自主入睡,就会一直哭闹。自主入睡能力要靠后天习得,需要父母用恰当的方式引导帮助他学会自主入睡。

其次,花花不分白天黑夜的带娃,还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,她肯定是全心全意地为娃着想啊,能做到这样已经很非常不容易了,我还站着说话不腰疼地要求她更多,她自有的烦恼无处宣泄,还得听我们的指指点点。

再次,父母这边年事已高,能分担的事情有限,每天给我们做饭、偶尔搭把手,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。虽然心里多少会对他们带娃有些期待甚至不解,但毕竟是自己的责任,他们把你养大支助你成家已经尽了他们的义务,没有病痛让你照顾就已经是烧高香了,不能再求更多。

最后,应该调整和改变的是自己。之前一直自我感觉良好,下班回来带橙子玩,主动洗碗、搭手晒衣服、倒垃圾等简单家务,却把哄原子、保持家里整洁等累活脏活丢给家人,还对花花的行为指手画脚,其实是很不负责任的。

因此,自己的责任还是要承担起来。不仅要继续分担家务劳动,最主要最迫切的是要把花花解放出来,她白天带了一天,应该主动接下晚上小原子的哄睡和喂奶的任务,这样才能根本上解决现在的问题。另外,尽快物色一个做饭的阿姨,为花花即将结束的产假过渡到奶奶帮带期的衔接工作。

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,加油吧奶爸,都会好的。

赶紧睡吧,待会还得迎接小原子的呼唤。

哄睡方法:
打造舒适的睡眠环境
抓住睡眠信号
建立固定的睡前仪式
平稳情绪,转移注意力
巩固睡眠
及时接觉